《画室一洞天》是一本由冯骥才著作,作家出版社出版的2022-1图书,本书定价:72,页数:,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画室一洞天》读后感(一):读书知画画的边边角角

  “要是我能够从小学画,现在岂不是想到啥就能够画出来?可爱的漫画,意境十足的山水画,个性十足的肖像画,用绘画记录生活,或者创造出自己的想象天地,真的是太美妙了。”每当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别人画他所画,脑海里就冒出这段话,而每当我准备开始画画,就被繁杂而漫长的习画过程所劝退,又或者用“没天赋”自我安慰学画的懒惰心理。随着一页页看冯骥才老师的《画室一洞天》,逐渐对画画放松了心态,也少了功利性。

  冯老说:“写作于我,更多是对社会的责任方式;绘画于我,更对个人心灵的表达与抒发”。

  冯老父亲经商,可他却自幼喜爱画画。十四五岁时,父母为他选择严六符先生为师。

  “严先生师承津门名师刘子久与陈少梅,宗法北宋山水”,自此冯先生开始中国画的漫漫一生。期间因历史洪流而搁置多年不曾画画,而后又投身写作和文物保护,并没有以画画为生,画画却作为先生的精神密友,“幽暗时期”临摹林风眠先生的话,得以在孤寂中独处;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同夫人共同作画;工作中的重要时刻以画记录,“我喜欢在人生每一个重要的节点上,过得深一点。在记忆中刻下一个印记,让生命多一点纵向的东西”。

  除了画,先生在书中写了很多有趣的物件。质地细腻,却很下墨的砚台;方形,指粗,皮质光润的方竹笔;蓝绸面,素页,纸质绵润的半本册页;印文难辨的汉印、图形奇艺的肖形印、封泥印;艺术有文雅、平实与亲切之气的宋木俑;方形竖体,上为圆口,陶胎白釉,包浆厚润,滋润可爱的茶叶罐;一尊“翻倒神坛”的张五郎像;只要关门时一震动,就会发出悦耳声响的门琴。

  这些可可爱爱的物件在冯先生生活的各个角落,增添许多生活的乐趣。

  爱画的冯先生也介绍了许多我陌生的画画“名家”,精通南宗的惠孝同先生、书法大家吴玉如先生、粗旷豪爽的东北画家宋雨桂先生、以及二十世纪下半叶对中国人物画最有贡献的李伯安先生。通过冯先生的文章初识个性迥异而术业专攻的大家,极大拓宽了我对画画的狭隘认识。

  几乎每篇文章都是极有趣的故事,其中有几篇我尤其钟爱。

  “一朵梅”。友人王成喜擅画梅,让冯先生提要求,想送先生一幅梅花。“你太忙,不敢劳你大驾,如果你真心给我画,就画一朵吧。”这可难为了王先生。前前后后画了几幅不成又返工,最后是这样一幅:

  一朵梅

  有挑战而有所成呀。

  “漫画插图与朋弟” 作者每写篇幅较长的作品时,会放一个硬皮的大笔记本,随手记录一些想法,而且也有大量的图画。之后出版的《俗世奇人》的大量插画就来源于此。朋弟的作品为人熟知“老夫子” “老白薯” – 热心、仗义、好事、逞强、调侃、等等。冯先生特别喜欢漫画,这让我颇感意外。以往我总是对漫画有些偏见,相较于书籍,漫画好似有些浅薄?原谅我年幼无知。在读这本书时,也在看《但是,还有书籍》的第二季,其中第二期讲述了可爱的四位漫画家以及他们对漫画的理解,两相影响下,激发我对漫画的兴趣啦。

  读书而后想要画画,不再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画起来吧。

  《画室一洞天》读后感(二):冯骥才的水帘洞

  清代张潮在《幽梦影》里说到:“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他认为,一年四季都有非常适合读的书,而春天,是最适合读散文的,因为春天万物萌生,到处都是朱自清笔下欣欣然刚睁开眼的样子,一派生机盎然。 今日春色正好,那就让我们一起来读一本著名作家、画家冯骥才的散文集《画室一洞天》。

  第一次听说“洞天”这个词,还是在《西游记》中,当时还是毛猴的孙悟空,发现了水帘洞,那洞口有一石碣,上书一行楷书大字,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洞天”是道教用语,用来指神仙居住的名山胜地,冯骥才老先生在这里使用这个词语来为自己的散文集命名,意思是指画室就是自己的神仙洞府,作者认为自己在这里可以享受洞一样的私密,家一样的自由,神仙一样的神奇。作者把自己一分为二,一半为社会责任而活,这一半就是作家和文化遗产保护家冯骥才,而另一半则为自己心灵的表达和抒发,是为绘画爱好者和画家冯骥才。原来这里就是冯骥才这个孙悟空的水帘洞啊,他在这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饿了啃两个纯天然的小野果,渴了喝两口自然界的纯净水,不服麒麟管,不归凤凰辖,潇洒走一回。

  我曾有幸见过冯先生一次,冯先生超乎常人的1米92的大个子,总能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 冯先生这本散文集中的作品,大都是围绕一个画字展开,有关于自己对于绘画的理解,也有自己绘制某幅画的心路历程,更有自己在画中汲取的生命力和灵感,他用画滋养自己的人生,用画结交亲朋好友,他希望重建文人画的辉煌,希望像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的打通绘画界和文坛……在这本书中,我看到了一个令人歆羡的画痴冯骥才的形象。这让冯骥才在我的心目中更加立体更加高大,更加可爱。 冯骥才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绘画生涯,20多岁的时候,又专业从事过一段跟绘画有关的仿制工作,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非常自然而然的抒发自己的工具,在集子中,我们经常看到他每有会意,便欣然命笔,用画笔挥洒自己的快乐,抒发自己的情感…… 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场面: 一个是作者在《心中十二月》所做的同题画作,作者感叹于过去的画作只粗略地把画中表现的时间分为四季,而从来不去感受更加细腻的时间,所以他在这组画作中,就分12个月细腻地画出了一年的变化,他为每一个月设立了一个主题,然后精心选择了适合这个主题的画面。比如二月,他的主题词是觉醒,画面就是坚冰松动,草木初萌的样子。冯骥才用自己敏锐的观察力,把大自然定格在了自己的画面中。(p209)

  如果说这种画还比较写实的话,我更喜欢他的写意画。作者的家有一次被大雪封门,他从窗户跳出去,看到自己门前大片的积雪,画性勃发,他不仅写实地画出了积雪封屋,还浪漫地点了一些脚印,点进了自己家的房门。那一瞬间他一定有笔塑理想世界的快乐吧。

  《画室一洞天》读后感(三):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别人是拿不走的

  对于书画者而言,最看重的就是手中这支笔。笔是心之具,笔传递着绘制者的情感与洒脱。

  他们最难过的事就是用自己没用过的笔来写字或画画。

  若用了他人的笔,无论是留下了多么宝贵的墨宝,最终都不是自己最称心的字,

  齐白石先生去世前,曾嘱咐家人把他那支羊毫随自己同葬。

  可见笔在画作眼中的份量。

  正如,作家手中的那只笔一样,那是传承着画者的灵魂和气质。

  在中国文化史上,出过不少能画能写的大人物,比如汪曾祺、丰子恺、冯骥才等等。

  在我最近看的这本书《画室一洞天》冯骥才围绕各种画作而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生畅谈。

  冯老平时生活之外的业务爱好空间有两个,分别是书房和画室。

  一直以来冯老在我的印象中是先写作了然后再画画,这本书里却给纠正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冯老是先学画画后写作,在他看来绘画是来自心灵的表达与抒发,而写作则是出于对社会的责任方。

  在《醒夜轩》一章节里,冯老让我们看到了他的画室斋号的由来。

  每个画家的画室里都有着一个特别好听的斋号,冯先生的画室名叫“醒夜轩”这个名字也是有一定的故事的,冯先生早年常奔波于山川大地田野间,还要组织人员抢救文化遗产,所以作画常常在夜间,他想用自己的画作来筹集资金为中国的文化遗产献一份力,因不被人理解常常需要自我宽慰,每到深夜累得不行,只要一看到画就精神抖擞,有一天他想起了背明末新安一位才子的斋号——不夜斋,从中获得了灵感为自己的画室起名为——醒夜轩。

  在《清明上河图》这篇中,冯老初识清明上河图时就夸下海口要把它临摹起来。

  为了临摹好清明上河图需要坐火车来北京博物馆观摩原作,因这幅国宝的展览时间有限制,冯老常常扑空。

  到了博物馆一呆就是二两天,各种记录、笔法、人物、景象都做了详细的笔记,很多人劝他不然就算了,可冯老却天生一股倔性,专挑有挑战的事做。

  花费了众多的精力终于临摹好了画作的一小部分,却因为邻居带来的美籍华人的一句话“有这样一幅画,就会什么也不再要了”,他深以为自己找到了灵魂的知己,于是答案将画作送人,对方答应将来会拍一套照片给他。

  后来这幅画装裱好挂在美籍华人的家里,对方嘴里的照片也因为画作固定好无法拿下而失了承诺。

  面对这样的“骗子”冯老先生却觉得受骗多半是因为信任或感动。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并没有人拿 走,还在我身上。

  看到这里,不禁有几分气恼。任何一个人身处初学时期,内心是多么希望能够听到他人一句赞赏的话,这句话就像寒冷中的一盏灯火,他将照亮自己漫长的,深邃的希望之路。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谁都能够一一实现诺言,无论人怎么变,当一个人内心拥有那份执着和信念之时,所有的不愉快都只是过往云烟,留在心底的是当初那份奋斗的美好和执念,这才是画作人的精气神。

  《画室一洞天》读后感(四):洞天福地中的禅意生活

  虎年春,年近八十岁的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冯骥才先生又出新作《画室一洞天》。为2022年冯老出版的随笔集《书房一世界》的姊妹书。全书共76篇精悍短文,撰以先生的画室洞天福地“醒夜轩”为思维润笔集散点。以纯文学手法,问心写意绘画的自己,大有“老顽童”用文字的左手搏击绘画的右手之意境,实乃平和舒缓,真诚细腻。有借物言情,有博古论今,有随性言趣,有念友思人。赛散文,似传记,类随笔,记述了冯老的艺术生涯和精神世界。本书内容丰富醇厚,文字严谨真诚。有情趣、更有情怀,直抒胸臆中兼有对文学艺术的真知灼见,字字珠玑,快意人生。更增添了我对老艺术家神仙洞府禅意生活的向往。

  一代才子对待生活的豁达,记录心路历程、心灵与爱好的碰撞

  “何谓洞天?洞天乃道家所说-神仙居住的地方也。”冯老的画室“醒夜轩”便被他称为“洞天福地,山丽川明。”有洞一样的私密、家一样的自由、神仙一样的神奇。在这里冯老从爱好出发,以行云流水之笔阐述了借物寄情的写作缘由,道出了他消失在文坛20年的去处。这间画室隐含着他的艺术生涯、人生轨迹以及对过往的思考。《清明上河图》《壁画》,张大千的《赤壁后游图》、康有为对联等精悍小文,都发于心,行于笔,篇篇耐读。

  一代才子高超的文学水平,散文格调,形散而神聚,借物言志

  你一定好奇“门琴”是什么?原来是奥地利山民家的门上都会装的乐器。它只有一尺长,扁扁的,宝瓶状,绘以白、蓝、红色花饰,是纯欧洲民间风格,简直率真又亮丽,而且只要关门震动,它就会自己发声,都不用去弹它。顺着冯老记忆中美妙的拨弦乐声,他回想起与中国大使杨成绪那短暂的一见。在《美酒、和歌》音乐声中欣赏着彼德迈耶画派的《美酒、女人和歌》,一派美好生活的景象跃然纸上。洋洋洒洒、绵柔舒展的文字,体现了冯老志在四方,包容天下。

  一代才子坚韧而有趣的灵魂

  看到《画飞瀑记》时,“万里泻入心怀间”这句话直入脑海。整个人便沉浸在文字中赏画,在画中体味文字之美,文章有着白描般的细腻。既有描述景色亦谈绘画知识。冯老还将绘画艺术与考古、人文地理、历史紧密结合,画出《树后边是太阳》《春天不遥远》《穿过云层》等作品。真希望能像冯老那样,当心灵或情感苦闷时便拿起画笔,与这种心境抗争,唤起内心对快乐和安宁的渴望,并拥有坚韧而有趣的灵魂。

  《画室一洞天》乃随性佳作,是冯老的禅意生活,更是他对人生的一番新的窥见与深刻的理解。

  #读书#绘画#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