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日报1月25日报道:生猪价格自去年3月以来持续下跌,从最高的30元/公斤跌至最低10元/公斤。现货价格波幅如此之大,除了猪周期等长期因素之外,还存在短期扰动因素。比如养殖户一致市场预期,进而采取压栏等行为,都会加剧生猪现货价格涨跌幅度。同时,考虑到生猪期货上市之后,我们可以更好地通过生猪期现结构和月间价差来判断市场预期,进而分析月间价差套利机会。

  生猪月间价差回顾

  回顾2007年以来生猪历史价格数据可以知道,5月与9月合约月间价差一般维持在0—5.8元/公斤区间值波动。其中,2019年由于疫情等因素影响,9月生猪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导致5月与9月合约价差过大,属于异常年份。

  参考历史数据,展望2022年度,我们认为,当生猪盘面月间价差超过3元/公斤时,生猪养殖企业会逐月的进行压栏,从而导致现货月间价差回归历史均值。当前生猪期货5月与9月合约价差维持在2.2元/公斤,后市如果价差进一步扩大,安全边际将逐渐增加。

  一般来说,当某个行业当即期价格处于历史低位,且远月预期价格呈现升水排列时,就是典型的熊市标志。比如,2016年10月的玉米价格、2021年10月份的生猪价格,都是如此。其中,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整条月差曲线都是远月呈现升水结构。当月差曲线呈现上述结构时,则卖方可以不断地进行买近卖远,获得展期收益。直到商品供需出现问题之前,库存是可以不断地有效累积并持续的。

  当价格出现持续下跌时,一般理解为供需失衡,供应显著大于需求。但是过剩的信号有可能是虚假的。因为当价格下跌到某种程度时,需求会缓慢增加,当逐渐攀升的需求完全可以抵消轻微的供应过剩时,只要供应冲击无法持续,则在近月合约交割之时,近月合约涨幅会显著大于远月合约。

  价格反作用于供需面

  回顾去年10月生猪市场的月间价差结构,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养殖户一致性恐慌出栏,导致价格出现大幅下跌。参考去年10月8日与10月20日生猪远期曲线结构,可以看到近月合约涨幅大于远月合约。究其原因在于市场在不断地进行超卖,包括提前出栏(标肥价差和均重),导致市场对于近月合约走势非常悲观。当到了某个临界点后(比如9月底的10元/公斤价格),不断的超卖头寸无法进行回补,即市场阶段性的过剩可能是虚假的,则会出现暴力反弹。

  参考1月11日生猪市场远期曲线结构,当前远期曲线陡峭程度远大于10月。其中有可能是季节性因素导致月间价差排列比较陡峭。我们认为,当3月价格出现次低之后,5月合约完全有可能参照去年10月的盘面走势。

  参照涌益咨询统计的生猪出栏均重数据,基本可确定养殖户春节前尽可能提前出栏,以规避节后价格低点风险。截至1月23日,全国商品猪出栏均重约为119公斤,均重环比继续下降,同比处于近3年历史低位。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33公斤,体重也出现明显下降。

  综上所述,当月间价差过大且持续时,养殖户一般会选取逐月压栏方式获取收益最大化,从而导致月间价差收敛。另外,期货市场上,实体企业会不断在远月价格进行套保,进而也会导致月间价差收敛。回顾历史数据,我们认为,生猪5月与9月合约价差当超过3元/公斤时,反套安全边际相对较高。

  文章来源:中州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