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A股农牧巨头新希望发布定增预案,公司拟向第一大股东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希望)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3.68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45亿元(含本数),发行价格为12.24元/股,募资净额将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债务。这是新希望自2020年以来推出的第二份定增方案。在前次定增中,刘永好旗下的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集团)合力向新希望注资约40亿元。而在新希望去年11月实施的可转债发行中,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耗资约45.18亿元参与认购。倘若此次定增能快速推进,刘永好或在两年内向新希望注资超过130亿元。

  控股方再掏45亿元支持上市公司

  对于实施此次定增的目的,新希望在定增预案中称是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保障公司经营发展;优化资本结构,降低资产负债率,提高抗风险能力;减少公司借款金额,降低利息支出,提升盈利能力”。

  新希望表示,其所属农牧行业为资本密集型行业,特别是生猪养殖业务的固定资产、生物资产投资金额较大,公司投资除部分来源于自有资金外也来源于银行贷款等,使得公司资产负债率逐步提升。加之去年生猪产业亏损较大,进一步使得公司资产负债率水平处于相对高位,短期风险有所提高。同时,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负债规模,尤其是有息负债规模,呈现逐步上升趋势,使得公司财务费用增加,相伴而来的资金成本和财务费用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会产生一定影响。

  从数据上看,新希望的资产负债率从2020年年底的53.06%逐步攀升,到去年三季度末已经达到64.83%。在公司看来,通过定增融资,改善资本结构,控制财务费用支出很有必要。

  “本次定增对公司的资本结构和经营业绩的改善,都将起到积极影响。本次募集资金有助于优化公司资本结构,使现金流状况得到改善,提升公司在猪周期底部的抗风险能力。同时有助于提升公司的长期发展实力。”新希望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而在上述人士看来,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一直在坚定支持公司主业发展,包揽此次定增再次体现了其对公司穿越周期底部的信心。

  去年下半年,南方希望和新希望集团已经合计动用了约85亿元认购新希望的定增股份和可转债。

  值得一提的是,新希望1月6日同步公告提前终止回购。新希望于去年1月推出回购方案,拟使用不少于2亿元、不高于4亿元的资金回购公司股份。截至目前,公司已累计回购股份1001.75万股,耗资约2.3亿元(不含交易费用),已超过回购资金的下限。“为保证公司稳定经营,实现健康发展,公司结合资金需求优先将资金用于投入公司日常经营上。”公司解释称。

  今年稳生猪产能规模,降养殖成本

  我国生猪养殖行业周期性特征明显。自2006年以来,生猪养殖行业已经经历了4轮猪周期。其中,2019年以来的这一轮猪周期的波动尤为剧烈。2019年以来,生猪养殖行业进入上行周期,叠加“非洲猪瘟”疫情造成行业产能供给大幅下滑的影响,商品猪价格此后长期在高位波动。然而,自2021年初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生猪集中出栏,供应量较大,商品猪价格呈持续大幅下降趋势。

  据牧原股份(002714,SZ)披露的生猪销售简报,其2020年12月的商品猪售价尚为30.15元/公斤,到2021年12月只有14.75元/公斤,环比2021年11月下降7.58%。天邦股份(002124,SZ)发布的数据显示,公司商品猪2021年的销售均价为18.38元/公斤,同比下降64.29%。大北农(002385,SZ)商品猪去年1月的销售均价为33.27元/公斤,到去年12月已下降至15.79元/公斤。新希望尚未披露去年12月的生猪销售情况简报,而从去年11月的数据来看,公司商品猪的销售均价也已跌至15.5元/公斤附近。

  “2022年猪养殖行业整体仍处在周期底部,在春节之后猪价会先出现一轮明显的下行,之后才会迎来趋势性的反转,转入上行区间。”新希望上述负责人向记者如此表示。

  新希望的判断与分析师们的观点基本一致。比如中钢期货认为:“元旦、春节过后是猪肉的消费淡季,加上产能的压力,预计2022年上半年生猪下行周期仍未结束。”中钢期货表示,当前的存栏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在明年的需求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下,重点还是在于关注能繁母猪的去化情况,如果能繁母猪存栏持续大幅降低,从而可推断明年拐点的出现。天风证券则指出,从中长期来看,猪价底部已现,预计今年年中有望反转。“上半年猪价预计难有明显起色,下半年或迎来反弹的机会。”瑞达期货如此表示。

  新希望上述负责人称,公司今年将会保持现有产能规模,提升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同时也不会做太多的新增产能投资。但他同时强调,从产量来说,特别是养猪出栏量,会有一定幅度的增长,“这种增长,更多是基于现有产能,通过提升生产效率,使生产满负荷率、母猪生产成绩、肥猪增重效率等指标得到提升。这种产量的增长也有助于降低各种资产投入的分摊,有助于降低公司的养殖成本。”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