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说:恨不消恨,唯爱释恨。——题记

回去拿换季衣服的那天,我在我房间的书桌上给他留了一封信。纯白的稿纸上只有短短的一段话:爸,为什么你不能像别人的爸爸一样站起来保护自己的女儿?你为什么不能像你29岁那年刚见到我时所承诺的那样,要用生命去好好呵护你的孩子?我对你很失望。

离家出走三个月后,我和后妈的矛盾已经升级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我对父亲的无动于衷以及懦弱的行为先是感到心痛继而变为心灰意冷,于是用冷冰冰的“我对你很失望”回敬他,并告诉自己不应该再心存拥有一个温暖的家的幻想。我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与无助,犹如一只受伤却又孤傲的小狮子,独自蜷缩在角落里默默地为自己的疼痛落泪。

而依我对他的了解,那一句“我对你很失望”足以让他在深夜里因为心疼女儿以及对自己无能的愧疚而泣不成声。但我却没有因为报复而得到一丝快感,一点也没有。冷静后我才明白,只因为他是我的父亲,这个世界上与我相依为命的人,我最爱的人。

我不止一次地认为,我的前世是否是观音身旁的童子,拥有洞察世事的能力和一颗懂得宽容与善良的心。然后在某一天巡视人间时,观音把我遗忘在了苦难堆里。以致今生的我,把17岁过成了70岁的样子,却唯独缺少那份难能可贵的释怀与宽容。

在这场重组家庭的斗争中,他扮演着夹心饼干的角色,一反常态的懦弱。他把他的心放倒,他懦弱,他的行为激起了我的愤怒,让我误以为他对我的爱已到了尽头。而我却学不会芦苇兼具的韧性与柔软,倔强地提上行李箱没有再回头。于是我在17岁这一年,把他的爱视而不见,把他眼神里流露的关心当作内疚和怜悯。我差一点在17岁这一年,彻底地改变原有听话乖巧的模样,做个恶狠狠的小孩,扬言要与他断绝关系。

这便是我17岁的那个初秋,身边吹着凉凉的风,耳边回荡着亲人朋友对父亲的指责。我的心一遍一遍地闪过曾经的回忆,但它们却都已经褪色成了胡同里走过的猫的脚步,抓都抓不住一点。

直到出现了这么一幕。他站在校门口,面容憔悴,瘦削发黄。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在钱包里拿了生活费递给我,他迅速看了一眼我的眼睛,继而看向别处。但我分明看到了他眼角里的泪水。这一幕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宛如我离开的那天晚上,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求求你,让我走。 ”他不敢看我满眼的泪水,回我道:“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最后他妥协,然后为我开门,做了个“请走”的手势。

这些都在日日夜夜地折磨着我,让我为自己的冷漠、不孝以及父亲的无奈而痛心悔恨不已。

最后我忍不住问他:“爸,其实你过得好不好? ”下一秒,他便拿起手擦掉了滴落到脸颊的泪花。他对我说:“我只是心心念念地想着你,你走后的每一个夜晚,我都没有睡着过。 ”

我只是心心念念地想着你。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动情的一句父亲对女儿的告白。我终于没有防备地落泪了,恨在那一瞬间土崩瓦解。

我点头答应了他周末回去陪他吃午饭。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我突然想起了父亲节那天我对着在做菜的他唱起了筷子兄弟的《父亲》 ,他笑着回过头来告诉我跑调了,我却一脸严肃地回他:“我愿用我的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是的,用我的一切。

他端出饭菜和我说家里没有什么菜了,将就着吃,不管怎样都比外面的卫生有营养。我已经忘记了那一顿饭是怎么吃完的,我只知道我怀着说不出来的心情,吃了很多,很多。

那一天,他唠唠叨叨地跟我说了很多话,就像母亲逝世的那一晚,两个人边说边哭。我发现他其实也很脆弱,他也同样受伤无助,而我却从未真正体谅过他的辛酸苦楚。那个时候的我,听见了心里越来越坚定的声音—— “他对我的爱,从来都有增无减。 ”他的爱没有“下线” ,他不懦弱,他仍是我的英雄。他用他表露不多的爱释解了我心中积怨已久的恨。

我的父亲,一个普通的男人,中年丧妻,再娶,只因想给我一个温暖的家。但事与愿违,无数的压力导致家庭破裂,他默默地承受,接受世人对他的冷嘲热讽。而我作为他唯一的女儿,却从没给过他一个鼓励的拥抱。

很多东西,人非得经过岁月的磨砺才能体会得到。就像无论我们年少时多么轻狂,无论我们的心如何在世事里沉沦。最终爱都会将心感化,并回归宁静。这便是,故事最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