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生日前夕,突然情绪低落。无意看见她QQ签名才知,远在南京的瑶和她怄气了,两人一怒之下中止了对话。也等于说,瑶不会来我家度假,洛为瑶安排的一系列活动都白费心机了。遭此巨变,洛异常忧伤,可要强的她在我面前只字不提这次的变故。焦虑的我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瞒着洛,我尝试拨打瑶的手机,希望能在她身上打听到两人翻脸的来源去脉。可我打了好久也无法接听成功,看来瑶设置了拒听我来电了。

洛和瑶是初一的同班同学。瑶来自南京,幼时随父母工作调动来到开发区东区居住。两人也许个性相投,同窗不久就成好友,小姐妹俩无话不谈,彼此分享成长的快乐和烦恼。我常暗自庆幸:洛有此好友,会在生活和学习上给予她很多帮助。正因为她们深厚友情的缘故,我和瑶父母的关系自然也处得不错。有时去学校开家长会,也会乘搭瑶爸爸公司的车子,省心不少。初三下半年,瑶的妈妈不幸病重,转回南京医治。瑶为了母亲,只得跟着一同回南京读书。两个小家伙分别时依依不舍,别提有多难过,相约要常通音信。不久,瑶的妈妈不幸去世,瑶异常伤心。为此,我让洛加倍问候瑶,陪她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日子。而在我的心里更把瑶当成女儿一样疼爱,希望她在岁月的流逝中能淡忘丧母之痛。

现看见洛的悲伤落寞,知她肯定不舍这段姐妹情。我暗中和瑶的爸爸联系上,在和瑶的爸爸交谈中,我了解到:两个小家伙的确闹起了别扭。好像是洛说了一些瑶不爱听的话,瑶生气了。于是,原打算从南京飞过来度假的计划有所改变,不再来我家探望洛了。瑶爸爸和我说私底下已劝了瑶很久,可瑶不为所动,一意孤行坚持自己的决定。作为家长,我和瑶爸爸都尽力了,只是遗憾无法劝说自己的孩子回心转意。失望之余,我只得将这些打听回来的结果告诉洛,她听后冷冷地说:“不来就不来,谁稀罕了?”可我分明看见洛眼里的痛楚。整个假期,我都不敢在她面前提瑶的名字,怕触碰她心底的那道伤口。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某天,她从学校打电话回来,突然说了一句:“她又找我了。”我莫名其妙地问:“谁啊?”洛低声说:“瑶啊。”原来瑶忘不了多年的友情,加上时间的流逝使误会淡化无形,她深切怀念洛和她情同手足的点点滴滴,主动找洛套近乎。听洛的语气是矛盾的,好像她对瑶那次的绝情还耿耿于怀,不知怎排解心里的纠结。我冷静地和她说,不管过去谁是谁非都不重要了,过去了就不要再拿出来仇恨。现瑶既有心冰释前嫌,就是说明她真心想与你和解。人要有包容心,更要懂得珍惜。洛静静聆听我说了一大通道理,最后她说:“妈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周末里,洛不再惆怅。忙完作业后常看见洛拿着手机或敲打着键盘和瑶聊得不亦乐乎,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广州和南京仿佛近在咫尺,万水千山也隔断不了深厚的闺蜜情谊。我知她和瑶又回到从前的亲密无间。看着女儿笑脸如花的样子,我心里同样荡漾着一种叫“幸福”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