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生命旅程中都会经历这样一些时刻,穿过记忆的轮回,在时间长廊的尽头,找寻失落的回忆,失落的人。过往的岁月,踏着回忆旋律不停,不停地旋转,渐行渐远。

我一直记得,那一年的我们。

那年,你像一个活泼的精灵突然闯入我的生命,激起点点涟漪。从此,注定了我们这一辈子都会有某种丝丝缕缕的牵绊。我总是爱回忆,回忆那年扎着麻花辫的那个有着阳光般微笑的女孩。

如果不是你的同桌转班了,也许我们就不会成为那样要好的朋友了,可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小插曲了。你也许不知道,当你对老师提出让我坐你旁边时我有多感激,我很不喜欢坐在最后一排,从小到大在脑海里形成的观念就是:教室里最后一排坐着的都是一些坏孩子。而那时的我很不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因此,在经过老师的允许之后,我开心地迅速地搬到了你的旁边,与你做了同桌。慢慢的,我们的关系也融洽了起来,你给我讲你的小秘密,分享你所有的前尘往事,你带我去你的宿舍,给我做你的拿手菜,等等。于是那一年,我知道了你所有的事,你的家人以及你的朋友和那年你偷偷喜欢过的那个男孩。

初三那年,我们感情升华了。当时,我们是班级里公认的关系最密切的一对儿。因为同班的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腻在一起,每节课后,我俩总会手拉手冲进厕所,然后再找一个有阳光的地儿晒太阳,你还亲切的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杀菌”。久而久之,以至于班上的其他同学都笑我们说:“厕所成你俩的旅游圣地了。”我们相视一笑,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们的旅游圣地是与厕所同一方向的操场的一角,那儿风景很好,绿树成荫阳光灿烂。喜欢阳光喜欢绿树的我们将那里视为宝地。

而我也记得,那一年的那一天,你在那块有阳光有绿树的宝地上郑重宣布,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一起努力,考高中考大学,将来一起结婚,还说要让我做你孩子的干妈。那时,我还笑你来着,以为那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遥不可及。

后来,我们真的上了同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级,又一次成为了同桌,我想,这是命运的安排。

那个时候,我们剪了一样的短发,长长的马尾从此消失不见。个头一般大的我们总会被同学们认错,分不清那个是你,哪个是我,而我们俩相视一笑并不解释什么。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继续到老。

然而,时间总能改变些什么。

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环境总能改变一个人,就像你我,被时间冲进这红尘里,磨练成了两个不同的傻子。我们之间,好像出了点问题。

直到有一天,你突然不声不响地离开,带着我所不知道的。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离开,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你曾说的和我一起考大学的承诺再也实现不了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几年过去了,我沿着我们当初设想的路走了下去,我上了大学,虽然这并不是我所渴望的。可你,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放弃了高考,放弃了我们曾经的承诺,就如同那一张张被你丢弃在风里的信纸,随风而逝了。

我还在怀念,我们的那些青葱岁月。偷偷溜走的时光里,我依然记得那个微笑如阳光般温暖的女孩。

在这放肆的青春时代里,谁曾惊艳谁的时光,谁破碎了谁的年华,谁又蹉跎谁的岁月。我们无悔于青春,无悔于自己,只希望将自己最美的年华留在该留的年纪,也许将来再翻起那尘封的记忆时,我们会对那时傻傻的自己,以及做过的傻傻的事,一笑而过。

现在,我只愿你——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