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刚从池子里泡澡出来,迎面上来一个人,搓个背吧。我一抬头,哟,是我高中同学,我把到嘴边的“那就搓一下”的话咽了回去。他也认出了我: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可是好几年没回来了吧?他满脸笑容,透出与故乡一样的亲切,我依稀看到他上学时的模样。我生出几分尴尬,一时不知说什么。倒不是我们赤身相遇让我不舒服。想当年,我们都上高中了,还一起到河里裸身游泳,相互打闹。我别扭,是因为我觉得不该让我的同学为我搓背。

走,走,抽根烟,好好聊聊,我想出了摆脱尴尬的方法。他迟疑了一下,和我来到更衣间。我们聊得很好,话题都是学生时代的。烟雾缭绕,眼前朦朦胧胧,可往事却越来越清晰。沉浸于往日的回忆里,我的心渐渐圆润起来。倒是他,好像有些心神不宁,比刚才拘谨了些。

两三根烟下去,他举起了手里的搓澡巾,瞧瞧,我都忘了,走,我帮你搓背去。这话一下子又把我拉回到了现实,我一愣,不啦,我就不搓了,你去忙吧。那下次再来吧。他的话中夹杂着淡淡的失落。

回到家,我心里总不是滋味,真没想到会在浴池遇上老同学。不过,我还是庆幸自己及时化解了这种尴尬。

几天之后,与几个老朋友聚会,我说起这事,朋友都埋怨我:这有什么,人家凭力气挣钱,你倒好,老同学,也不关照他的生意,真是不够意思。没想到,这倒成我的错了。再想想,的确是我不对,是我心里职业歧视在作怪。碰上开饭店的朋友,我们可以打着捧场的旗号去大吃大喝,结账不结账,心里都踏实。有事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也从不客气,总能理直气壮地请朋友帮忙。可为什么偏偏遇上当搓澡工的老同学,我就犯嘀咕呢?

过了几天,我又去了那家浴池洗澡。进去之后,我就四处寻找老同学的身影。他正在为一位顾客搓背,我高兴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嗨,回头帮我搓搓。他笑了,露出我们上学时开玩笑常有的笑容。

这是我享受到的最好的一次搓背,不是他的技术有多么高,而是我们聊得特别开心。他的口才比以前好多了,也不再像上次那样不自然,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他的知足常乐,反而让我羡慕。按说我的工作条件比他好,物质生活比他富足,可我却常常处于焦灼之中,总是被无休止的失落和不安所纠缠。

他的手劲儿特别大,我觉得那是他自信所在。搓一次背五块钱,我递给他十块钱:“不用找了。”我的口气有些不自然,心里有些不安。一想到老同学以此谋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没想到,他拿着钱的手像风中的树枝一样抖个不停,两眼紧紧地瞪着我:“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也不把我当老同学看,真没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