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里,蕴藏的那一份真情,温馨岁月,岁月,因此更温暖——题记:

从小我都渴望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新衣服,尤其是粉色的连衣裙是我曾经一度的梦想。逢年过节看着伙伴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裳,羡慕的目光老是在她们的身上打转。

和继春第一次见面是走进乡中的第一天,怯生生的我站在讲台上,老师介绍后让我找个位坐下,宽敞的教室里几十张桌椅却没有空位。走在最后一排,一声柔婉的来,同学坐我这让我紧张张望的眼神定格在这个女孩身上。慢慢的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她的家住在我家对面沟那边的山脚下,只要放声大喊就能喊答应。暑假我借着扯野猪草的机会相约去了她家,身上穿着一件大姨给的旧衣服,很不合身。坐下来,亲切的问候里一股清泉涌进心田,滋润最深的裂痕。哪有女孩不爱美的,看着镜前穿着的她好生羡慕。“玲,大热天你也是常常穿着厚布衣服,亦或一些不合身的,看看喜欢这个背心吗?”继春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灰、白替换一圈一圈的背心,在当时很是时髦。穿起它,女孩那种爱美的心情别提有多兴奋。只有是上学或走亲友家我才舍得穿它, 每晚,它就陪伴在我枕边,听着我说一些心思。转眼冬天来了,我却因多种原因不辞而别了学校,从此就和继春在没有见面。只是几次张老师和同学们叫院里的文偷偷捎给我一幅画,一支笔,一个笔记本,里面写有这样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相信你是最棒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老师,同学,都知道我的生活我的不由自主。下雨天分给我罐罐饭的画面;操场上老师不许同学们听上人言欺负我的场景;还有每一次不经意问长问短,原来,这里面倾注了所有师生的爱和情。我愈发的把那一件背心珍藏,只要它在我身边,温暖就不断。

在都市打工的一年半里,我穿着它照了身份证相片,把那间背心用塑料袋装好放在枕边,不管遇到什么,只要看到它,就有一种坚强,自信,也是它,让15岁的我在那个都市里闯荡不怕了陌生不怕了街灯下的冷。

次年冬天,我离开了故乡,却把那间衣服遗留在出租屋,但它的颜色,它的情谊,一直温暖北方的漂泊。

多少次回到故乡,我和继春都阴差阳错的错过了相见,1995年我回到家乡,我走了,她却跑到我母亲家。就这样我们又错过了相见。一别就是二十多年。2013年秋,家母生病回去探望,我知道如果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可能今生我们无法再见。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她依然在家乡,迫不及待的拨通了电话号码,陌生的声音让她诧异,一个故事的开端让她脱口而出我是谁。那种心有灵犀或许只有我们这种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才会感应。次日,相约周家坝宾馆,久违的相聚,幸福的拥抱,依旧的关怀,在相聚那一刻感动泪花。你幸福我快乐,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句话的份量?

“玲,你衣服线缝开了,走,出门买一件去。”拉手走进几家服装店,她总是很挑剔,非要找配合我身材的衣服。逛了几家她挑了一件橘红色的叫我试穿,穿起才前后打量,还告诉我一定要学会打扮自己,让自己活得年轻。付款的时候说什么她要付:“那件背心你穿了几年,就让我在买一件,你看到它就会想起我来。”我没有吭声,收下了衣服。在继春的安排下,我和双小最好的姐妹们相聚风升水起;见了白发苍苍的辅导员;一切的开销还是继春支付,她总舍不得我来付款。腊月,母亲病危再次回到家乡,正月初五,我和继春再次相见心连心广场,我们从周家坝一直走到滨江路,聊一些过往的事情,说一些熟人的境况。这一次,她想介绍易老师给我认识,她是当地出色的作家吧,希望能给我指导。因为老师临时有事故而改了见面时间,虽然我真心的说着没什么,可我还是能看出继春心里的过意不去。

如今,故乡没有至亲了,唯一留给我的,是衣服里潜藏的情;还有那别离时,相见时,你的容颜,你的真情,连同所有的过往,在岁月,温馨我的记忆,滋润我的渴盼,亲,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