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友人:

见信好。

我不知道你现在身在何方,过着怎样的生活,是否每天都给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也想听到一点点关于你的消息,然而我的世界没有一点你的踪影,像你为曾出现一样。不过我偶尔还是会挂念你,想要和你诉说我的烦心事。

正是因为身边的人太亲近,所以不方便将苦水透彻地倒出,我也不想成为负能量的传播者。所以我想起了你,远方的友人。你只需要静静的聆听便可。

最近总是感到一阵阵低沉,这种低沉也非无缘由。有因为考试产生的焦虑,也有面对面试的不安,也有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担忧。明明是一件件细碎的小事,但是叠加在一起便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9月3日开始了我三天的宿舍宅生活,我没有很多朋友,没有络绎不绝的邀约,也没有繁忙的社团事务。每天在寝室里,窝在自己的一隅,抱着电脑学习看剧写东西。仿佛对着电脑,就能够玩上好几个世纪,一点也不会无趣。这么看来,自己已经完全沦为一个宅女了呢。

你看到这样的我,一定会嘲笑我怎么会把生活过成这样吧。

我真的不开心。

我似乎不再是高中那个乐观、自信的女生了。相反,现在的我像初中一样,敏感、胆小、自卑、沉默、胆怯。乌云笼罩着我的世界,然而我却怎么也找不到一片晴天。我每天翻滚在各种奇怪的梦境中,和各种陌生的人打交道。时不时还会突然失眠,就像昨晚一样。失眠恐怕要成为我最畏惧的事情了。没有任何征兆,在躺下前一秒还是被倦意笼罩着,然而躺下之后睡意全无。闭着眼,放空大脑想要睡去,但脑袋里总像悬着一根针一样,无法入睡。直到空调也自动关闭了我仍然没有睡着,这时整间寝室都已经陷入了梦境,只剩我一个人清醒着。我害怕地微微睁开眼,只有月光沿着窗帘缝隙映照在墙壁上。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孤独极了,不能叫醒室友和我一起失眠,只有自己忍耐着,慢慢熬过这个痛苦的夜晚。我又想起在家的时候,要是睡不着,妈妈也会起来帮我按摩。可是妈妈毕竟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总是需要一个人面对黑暗。失眠的夜晚什么也不能做,只有在辗转反侧中强迫自己入睡。

就像是被怪物追赶着,我拼命地奔跑想要逃脱黑暗。

可是时间漫长得像是静止了一般,不肯前进。

我侧身躺在床上,很想大哭一场。

我的人生,是不是永远这样阴郁下去了呢?

我真的很害怕。

我想知道读高中的我哪里来的那么多乐观和自信,能不能分现在的我一些呢?

旧友一定会怒其不争地说,你要些正能量。我又何尝不想鼓起勇气,充满元气地生活呢。

远方的友人,你一定懂的吧。我只是需要软弱一下下,只是需要将自己的悲伤倾泻而出罢了。

最近的阴郁期,也可能是规律性的开学阴郁期。请不要责怪我,不要责怪我太颓废。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