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好久没有在博客在写东西了,一个写作群和博友都给发来纸条,说我这一年来,没有写什么文字,确实如此,可能是稍有忙碌,但不是真正的原因,其实每一次想写的时候,都是下笔无文。今天也许喝了刚买的咖啡的缘故,难免有想在网络吹吹牛,扯扯蛋。

在写文开始我想感谢那些读我文字的粉丝,以前我每一个的纸条我都会回复,不回复说再多理由,都是牵强的理由,所以只有说声对不起,但你们纸条确实都给我带来欣慰和温暖,有好多朋友也不怎么在网络上聊天,但是我没有把你们忘记,其实真正朋友,联与不联系,一如水波无痕,一如春去冬来,会默然想念,牵挂于心。

说到朋友,在宣腾的世界,我却以文为伴,以书为友,以静为贵,我这种生活方式,导致我朋友不是很多,其实我却是很想交朋友之人,太多时间给予书文,其实这样不对,这样会生活在自己的世界,有了它们,我何曾孤独,这样也导致我平庸的现状,其实我又是很好交往的,不是那种难以亲近的骄傲之人,不是自己夸,应是随和之人。只是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肆无忌惮的胡闹,你若真诚,我定坦荡,你若长情,我定不负。

朋友这东西,自然留在身边才是最真,也是最好,借用我同学发的微信的一段话:“一份好的友谊,不是追逐,而是相吸,不是纠缠,而是随意,不是游戏,而是珍惜。与你无缘之人,你说再多的话,也是废话,与你有缘之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所有的感觉。”情是很怪的东西,有些交往好多年,都不能成为朋友或是知音知己,因为知音是贴切的默契,知己是完美的深交,随之,反而那些生活中的默契和邂逅,才是让人回味的橄榄,这世界本来就不会有太多好朋友,几个足以,但对然后都要有最基本的真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跟着感觉走。友情要懂得呼出,但不是一味的付出,这样到头来,你的付出会变成理所当然。总有伤了自己。

在世欲横流的社会,到处都存在尔虞我诈,也存在你挣我抢的战争,人们把这里称为江湖,江湖很深,人在江湖混,难免会染有江湖气息,但我喜欢做一个清澈的人,倘若江湖浑浊,你做一个浅浅的自己,人生活在尘世中,不可能脱离江湖,在江湖里做一个懂得尊重的人,做一个低调的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们用潜规则,用尽他们手段,既然改变不了别人交往方式,我们又何必发牢骚,有用吗。做好自己吧。我可以不闻身边事,但不要触及我最低的线,因为人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在江湖中难免有吃亏之人,吃了亏,难免会有设防,人有最基本设防是可以,但不要连邻里见面招呼都不打,连最基本助人为乐都忘了,怕是久了,人情会变的更加泠莫,对于设防,我从不刻意设防别人,也要求对方不要对我设防,人与的交往,要的是坦荡,人有了隔駭,更不要设一道防线,最重要是沟通。如果就算吃亏了,也不要躲在严严实实的城堡里,更不要像刺猬一样满身武装,虽然保护了自己,但却孤单了心灵,何必呢!

前一段我跟同学聊天,我跟他说,很怀念同学之情,他笑着说,人常怀念过去,应该你变老了。其实应不然,是经历多了,看多了尘世凡争,就怀念同学之情,因为那时候的交往,没有一点利欲之心,也许到了社会也就变了,同学也就变成了所谓利益的圈子,一个人用不同身份混进这个圈子,怕是要符合这个圈子利益,不然很难融进去,我记得我儿时有许多伙伴,都发达了,跟我圈子也自然不同了,虽然那时候很要好,但混进去,很难了,我在他们眼中,不过是鲁迅笔下回忆的润土罢了。不在他们圈子,也就自然没有多少联系,但他们依然会出现在我梦中,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那段纯净的感情,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去渴求什么,就让那段岁月定格在我最深的记忆里吧。人交朋友扯上利益关系,怕是一天会被利益而迷失,一旦利益产生抵触,那将就会变成敌人,比如为了利益合伙做生意而成为朋友的人,到头来,多半会因为利益而结仇,开始互相争抢,到以后会发展到互相诽谤,互相造谣生事,最后就不惜用恶毒手段打到对方,这也是一些人性吧,那有人要问,什么交朋友了,应最基本是在利益面前,做到考虑做法会伤及感情否,真正交的是心,不是利。要是能在心灵上有共同默契那就最好不过了,朋友是夏天一片绿荫,是穿透心灵阴霾的阳光,是冬天一灶炭火。

前几天看一篇博文,她说:“生命时光越来短,真正进入生命也就会越少,曾经根深蒂固的感情,也会被时间剥离,从你生活的轨迹中慢慢消失。哪怕是最伤痛的记忆,也会被时间打磨成老茧。忘记伤从何来,你就开始习惯告别,习惯,就再也不见”说起来,确实让人徒增几分伤感,心里会有微酸,生活既然如此,我只好默然面对,有了这种体验,越发觉得真正长情之友谊值得我们珍惜,越发觉得纯净的感情,值得我们内心来收藏。当再度回忆,依然美丽。想起曾经的片段,会莫名的温暖。

一个电话,把我写文思索打断,那就写到这吧,既然没有思索,就用我博友一句话结尾吧,生命是一场漂泊旅程,遇到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因为这世界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懂得珍惜谁,所以,珍惜每一个可以称作朋友的人。感谢我今生遇见的每一个人,中秋应快到了,提前祝福我所以朋友中秋快乐!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