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在下雨的时候不打伞,喜欢让微凉的雨滴渗透我白皙的皮肤,喜欢让飘忽的雨点荡涤我内心的尘埃,喜欢让绵绵的雨水冲洗我疲惫的身躯。

曾经以为,我爱上的是雨,最后却发现我只是恋上了雨天的落寞与哀怨。雨天,灰蒙蒙的天空看不见一丝色彩,那些我爱的爱我的都被游走的雨气掩盖,整个天空仿若阿修罗界一般,只剩一股肃杀萧瑟的气息。而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空街却也压得我几近窒息。

曾经以为,友情,亲情是恒温的,是纯洁无暇的,是不论隔着多少时空都无法改变的。曾经,我太过自信,自作多情的以为只要自己真心对待别人,不假装,不娇作不虚伪,别人就会包容我的缺点,对我卸下防备。可如今,一年的友情竟然输给短短三个月的时光,十九年的血缘情竟也不敌三个月的距离。想起曾经读过的一句话:在的世界里,最痛苦的不是最深情的那个,而是离开后却始终放不下对方的那个。

曾经,我不断让自己忙碌起来,练字,写文章,唱歌,读诗歌,花画画,骑车旅行……以为这样,我就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卑微的友情,亲情。曾经,我一直不相信时间可以割碎一个人的脸。可是此刻,我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那一张纸渐渐模糊的脸。一个人独自过得久了,就是建起一座心墙,将自己锁在里面,自己出不去,也拒绝了所有人的进入。

独自一个人回到“家”,推开那扇冰冷的门,看着那一窗冷漠的表情,我无语凝噎。回荡在我身边的只剩昨日的空城与今朝的狂醉。

有些话,不是不敢说,而是不想说,因为清楚的知道,说了与不说一样;有些人,不是不敢见,而是自己已找不到当初无话不说的痛快。而我,如今的痛,也只是痛苦。

或许,一段情谊的消亡,是我亲手葬送的;又或许,先选择离开的人也是我。可谁知道,如果不是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如果不是出于对友情,亲情的信任,我又能拿什么理由,找什么借口去退出。

我的选择,我不奢望全世界都懂,我只希望你们可以明白我,理解我,包容我,甚至教训教训我,让我感觉到这个炎凉的它乡还有朋友,有亲人在关心我,爱护我。

此夜,天空仍在下着雨,风也呼呼地刮着。一个人撑着一把伞走在空旷的道路上,我希望能遇到一个懂我的眼神。可是,我伞下的忧伤却渗合着雨水滑进了我的衣襟。

我知道,我笔下的文字已经化成残骸,唤不醒某些沉睡的魂魄,融化不了某些冰封的心灵,挽留不住一段已逝的情谊。

今夜,我写下这段文字,不为别的,只想勾勒一副记忆的轮廓留给自己品味,留给自己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