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三点二十分了。

我时常被梦醒。梦里那些吓怕了的、杂乱般发出声音的以及辗转反侧的难眠令我如此不安。但我想表达的,就是那些在梦里笑出声音的,梦见多年的友人的那份美好我想我该学会把它分享。

说说这个梦吧。

这个梦令我很惊讶,以至于醒来的时候一直难于入睡。

我梦见了那三年前追我的那位男生,他还是那么地老实模样,所以我常常欺负他。梦里的夜晚很安静,我如往常一样晚修后回家,作业太多使我在回家的路上很苦恼。这时,他走在我旁边,我说:”咦,你怎么在这?”

“记得我吧,就是记得我才会为你点灯呢。”呵呵,梦里也穿越了。漆黑的夜,如果有位男子为你前行的路上点灯,想来也该是件幸福的事。偏偏我又喊了一句:“作业太多了,我还要不要睡觉啊?”男孩说:“主啊,都交给我吧。”于是,把我的作业都拿了去,鬼使神差般地跑了。我站在原地,想着现在可好了,既可以睡觉又有人帮我做作业,连忙拍掌叫好,并双手插腰仰天大笑了起来。

于是,我就醒来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眼角的泪都笑出来了。这梦,让我感觉很惬意。或者没有缘由的,只是单纯的感动而已。想着想着,心里仿佛有着一股暖流涌进全身般无比温暖。再也睡不着了,便想着:“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连忙跑下床,匆忙的爬上凳子,踮起脚尖试着翻找柜子里头那多年不再碰过的同学录。那些画满爱心的笑脸,曾经许过的誓言,那扭曲的文字,那镜头前一脸认真的微笑,都呈现在眼前。那些似曾相识的旧物,我该用什么心情再将你想起?我突然失落了起来。因为我再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了。他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联。人的一生有着太多的际遇,而我和他的缘分,注定就只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个学生时代。缘深缘浅,如此这般。过去了连痕迹都不会为你留下,而只存在于来往之间。所有的执着,也都只是一时的妄念。走过去了,你还是原来的你,我还是原来的我。没有山盟海誓,也没有地老天荒。也才明白,人并不都是深情,只是内心多了一份选择。也许是自由,也许是逃避。过去了,一切的友情便再也不会回来。要忘的,总该把它忘了。醒来时,一切仍安然无恙。

也好几次在梦里,回忆起多年前熟悉的友人。于是,便把他们的名字记在枕边的小本子上。等到黎明的到来,便在同学录里,网络上,朋友的口中,一一寻找出来,然后便是一脸的微笑了。

那一抹柔情暖意,那些年曾拥有过的深情以至于让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已经很好了?”从不敢轻易地说别离,但人生总有太多分叉的路口。待到再次遇见时,到底是一种初见还是重逢?虽然有在联系,但情分早已不甚当年了。纵然心里有多少的不情愿,但难以掩饰的情绪还是令我们躁动不安。曾以为缘分不浅,可终究换来的还是一个淡淡的微笑。对友情来说,如今的结果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而转身后,又是一个漠然的的离开。除了倍感欣慰曾经有过深厚的友谊之外,剩下的,也就真的只有一抹淡淡的微笑了。然而我们再次寻找到友情的最初时,还会不会亦如人生若只是初见般美好?也许是一场悲悯,也许是一场福报。人生怎么能亦如初见?不管怎样,曾经哭过、闹过,就好。

就好像有时睡觉被楼上的陌生人惊醒,听到那脚踩着地面发出高跟鞋的声音。便知道,忙碌了一天的人,该被黑夜好好安抚安抚了。好几次我都能听到她急匆匆的脚步,以及不明物体掉地吓坏了楼下的我。每每抬头望着天花板,我就在想:“她现在又在干嘛呢?”虽然每天都能听到她的脚步声,但是我和她终究是没有任何的交集。同样生活在一栋房子,但却因单数层把最近的邻里分开。虽然隔着一道墙的距离,却永远都没有交集。这倒让我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明明你就在我的旁边,我却不能见到你。亦如短短的几秒钟时间,电梯里的人又都各自分别。没有表情,没有微笑,只有冷漠的脚步。

过去的旧容旧颜停留在这,人生的渡口从来都没有因为谁的离开而问因果。也许转身,你就忘记了我是谁。但还是感谢曾经拥有过那一段段忘乎所以的快乐。不管在一个生长环境,还是一座停留的客栈,也不论你是以何种身份走进这个社会,亦或朋友圈,这个世界始终拥有一双心灵的眼睛,看着来往的行人,从而坚守它独特的魅力,不悲不喜。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回头捡拾一无所有的落叶。不管有意无意,都要持一颗平常心相对。与光阴相忘,与人生擦肩。无论是生死与共,亦或老死不相往来。尝尽悲欢离合,寂静、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