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辉煌的时候,朋友会为你唱赞歌,在你失意的时候,朋友会给你安慰。但芸芸众生,有多少知心的朋友能走进你的心里,值得你信赖,让你愿意掏心掏肺互述衷肠?

初到单位,我什么都不会,而安排给我的是数控操作岗位。一窍不通的我,就像刘姥姥走进大观园,是那么的陌生。那天,机器正在运转,班长示意我升降一下机器,由于紧张,我一下子按错了一个键, 造成整台机器停止。班长十分生气地走过来,恶狠狠地说:“算你初犯,下不为例,以后每错误操作一次,罚款十元。”我沮丧到了极点。同我一起上班的阿军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兄弟,不用害怕,慢慢来,我教你。”我感激地点了点头。阿军和我的工位毗邻,属于近邻。

渐渐地,我对这位陌生的阿军有了好感。一次操作中,阿军见我这台机器运转抖动厉害,便叫我降一下车速,我及时调整了状况,终于机器恢复正常。想到有这么一位朋友鼎力相助,灰暗的心情变得豁然开朗。

下了班,我约阿军一起去河边玩耍。阿军有钓鱼的爱好,我就陪着他,一起坐在河畔。阿军告诉我,他有一个孩子正上初中,前几年生意不好做,血本无归,他便出来找点事做,解决家里的后顾之忧。 听着阿军发自肺腑的言语,我感觉回暖的春水融化了在外游子的心,我们相互建立信任、包容,没有多余的客套和寒暄,有的是一份属于彼此的理解和懂得。

一天,阿军患了感冒,晚上服药之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待他醒来,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由于公司实行三班倒制度,深夜班在零点接班。阿军匆忙赶到公司,见我在为他替班,他转忧为喜,对我说:“兄弟,今晚多亏你了,谢谢!”我忙说:“军哥,别见外,你不是感冒了吗?赶紧回去再睡一会儿吧。”

每当心里有委屈,我们都会互相倾吐。某一天,见我心事重重,阿军十分焦急地问我:“兄弟,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我说:“昨天家里打来电话,说母亲病重,叫我立即回去。可公司还没发工资,家里没有钱,不好办啊!”阿军拍了拍我的肩膀,关切地说:“兄弟,没事哈,哥这里还有两万元,你明天请假拿回去吧。”我哽咽着说道:“军哥,太谢谢你了。”然后情不自禁地拥抱了军哥,内心的感动无以言表。

友谊的港湾温情脉脉,友谊的清风扬起风帆。阿军是我前行路上不可多得的知己,多少年来,我们就这样互相帮助,互相鼓励。走过漫漫长路,面对百态人生,我终于明白,愿意为我雪中送炭,与我感同身受,肝胆相照的这个人,就是陪伴我多年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