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日的一个周末,正在家闲来无事,突然接到在市医院工作的老同学春光打来的电话,说晚上邀几个老同学来界首聚聚,喝几杯叙叙旧。挂下电话,甚是欣喜。这么多年老同学各奔东西,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能有机会相聚,太难得!

当晚,如约去了老同学指定的饭馆,推门一看,不禁惊讶,席上有来自阜阳、亳州、太和等地的同学,乍一看似乎面孔都有些陌生,但仔细端详,往昔那年轻时的影子,依旧烙在他们脸上,音容笑貌以及言谈举止,便呼之欲出地呈现在眼前。多年未曾相见,我们握手、拥抱,甚至还彼此能够喊出对方的乳名。

席间,我们都异常激动,相互问候各自的发展状况,再就是留号码,加微信。辞职下海、目前已是央企高管的玉玺,还当场建立了同学群,群名叫“洼张同学情”。洼张,是我们从小学到初中读书时的学校所在地,这群名取得既好记又亲切,一看就能回味起“恰同学少年”时那段美好的时光。很感谢春光的这次牵线搭桥,让我们这些早已不再年轻的心又怦然跳在一起。

自那次同学聚会后,我们每年都有两次相约,大都选在春秋两季,而且队伍越来越大。

今年春季的聚会,是家住太和的同学肖彦安排的,他是我们的老班长,人长得帅气又不失儒雅,当年就是女同学多瞄几眼的目标。肖彦这些年在太和一直经营医药生意,虽有波折但还算有所成就,两个孩子分别培养成军官和警官,这可是他席间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荣的谈资。是呀,我们这帮老同学,不经意间悄悄爬上了额头,孩子才是我们的希望与寄托,他们优秀,我们做长辈们的也跟着骄傲。

每次同学聚会后,都约定下次谁来做东,我自然也不甘落后,但都被几位“大款”同学当场捺下,道:“轮不上你,你能按时参加就算赏脸了。”我哑然苦笑,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没钱就凑个人气呗。

同学聚会一直在进行中,我不知道还能够延续多少年,但每次短暂聚会后,同学们脸上的都舒展开来,呈现出难掩的喜悦,心态仿佛又回到了两小无猜的年华里。同学聚会,让沧桑的岁月在经年中再次染上一抹葱茏,让归于沉寂的心再次蓬勃跳动,何尝不好呢?